欢迎访问本网站

 通知公告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通知公告>>正文

【分享】新中国成立70年来京津冀协同创新发展历程及启示

2019年10月11日 08:36  点击:[]

作者简介:李春成,天津市科学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天津市科技发展战略智库专家。天津财经大学无形资产评价协同创新中心首席专家。

研究方向:京津冀协同、科技体制改革、创新驱动、知识产权等。

  

引言:从区域经济地理的视角看,京津冀一直是中国经济地理中的重要版图之一,是与长三角、珠三角等著名经济区齐名的跨行政区的经济区。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近五年来,京津冀科技合作与协同创新进程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区域发展重大战略的背景下,呈现出明显加快的势头。

 

---1---

 

新中国成立来70年来京津冀跨区域科技合作与协同创新历程,可以划分为五个阶段。

 

第一阶段:194910月—197810月,各地区经济恢复和向科学进军、科教体系建设或调整时期。

 

一是此阶段初期,中华人民共和国新政府是通过大区开展行政区划管理的,京津冀隶属于华北局;以后,京津冀行政区划多有反复。

 

二是受前苏联的影响,科教体系按照条块建设与调整,如1952年院系调整工作结束后,位于天津的南开大学、天津大学、天津师范学院相继完成调整或设立,1958年恢复重建河北工学院等等。天津市委决定在1956年底前,成立8个研究所(室)。1958年,全市新建一批科研机构,累计共有研究所(室)32个,同年天津市新建的9所高等学校分别招生

 

三是共同开展流域治理和“飞地”建设形态出现。河北、山东、北京、天津4省市组成的50多万水利大军,开始投入大规模根治海河工程。1965年开始根治海河以来,在海河水系中,下游开挖、疏浚了黑龙港河、子牙新河、滏阳新河、滹沱河、大洋河等29条骨干河道,增辟了入海口,使海河水系排洪入海能力提高5倍多,排涝入海能力7倍多。196985日,国务院批准天津市在河北省涉县更乐镇筹建天津炼铁基地(即“6985工程”,今天津涉县铁厂)。

 

这个阶段的当务之急是解决国家或者地区科技机构、制度、人员的“有无”的问题,而跨区域经济协作、科技合作是建立在“有”的基础上的,当时没有区域科技合作或布局的理念是十分正常的。这个时期的标志性事件是中共中央于19561月发出了“向科学进军”的号召,并在同年颁布新中国第一部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对19561967年科学技术发展做出部署;天津市科学工作委员会筹委会亦组织专家制订天津市(19561967年)12年科学发展规划,确定重点发展半导体、计算机、电子元器件、新材料等新技术与新兴产业,中央和各地开始发展科学技术。

 

第二阶段:197811月—1991年底,计划经济体制主导下的京津冀经济协作为主要内容,各地区科技发展仍处于各自打基础、扩大规模的建设时期。

 

一是中央开始倡导区域间的经济协作与开放。以1979年国务院提出“扬长避短、发挥优势、保护竞争、促进联合”十六字方针为标志,中国各经济区开始摒弃追求独立工业体系与国民经济体系的传统思维与战略,开始寻求地区之间的协作。1980年国务院颁布了《关于推动经济联合的暂行规定》。“暂行规定”首次赋予企业可以在国家计划外自主选择合作伙伴组织生产,企业开始享有经营自主权。1981年,在呼和浩特市召开了华北地区经济技术协作会议,并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区域经济合作组织——华北经济技术协作区(由京、津、冀、晋、蒙组成)198410月,《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指出,对外要开放,国内各地区之间更要相互开放。1986年,国务院做出了《关于进一步推动横向经济联合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指出企业之间的联合是发展的重点。

 

二是“首都圈”、“环渤海”等概念的提出和跨区域联合投资出现1982年《北京市城市建设总体规划方案》中首次正式提出了“首都圈”的概念。1984314日,津京联合玻壳厂在杨柳青动工兴建。1986331日建成,同年63日试生产并举行竣工典礼。该厂利用天津市第六玻璃厂的外迁扩建,由天津、北京两市联合投资。1985818日,环渤海15城市正式结成技术市场协作网。1986年,环渤海地区15个城市共同发起成立了环渤海地区市长联席会。

 

直到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之前,虽然经济逐步开始摆脱纯计划经济的束缚,但京津冀区域发展处于传统经济区划阶段,性质上主要属于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经济协作,政府倡导的区域经济协作为主要特点,而且这种经济协作的范围和规模是十分有限的。由于科技发展尚处于恢复阶段和科技体制改革初期,条块分割还未打破,跨区域间的科技合作相比之下十分有限。

 

第三阶段:1992年—2012年,市场机制开始发育,受国家战略布局牵引,进入以京津科技合作带动、各层面全面探索发展时期。

 

一是京津塘高速公路建设与高新技术产业带酝酿与提出。19939月京津塘高速公路全线通车,为中国首条高速公路。在通车前后,天津市科委组织有关单位及专家开展“京津塘高速公路高新技术产带(天津段)发展研究”课题,研究成果引起社会各界的重视。同时,以中法合作的王朝葡萄酒等项目在京津塘高速公路高新技术产业带布局。十年后,20039月学界首次提出京津塘“科技新干线”概念,2004年,由中关村海淀科技园与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共同倡议“京津塘高科技新干线”,并设立京津塘科技新干线论坛组织,京津冀区域开发合作的步伐明显加快。20042月,国家发改委召集京津冀三省份发改部门在廊坊召开京津冀区域经济发展战略研讨会,达成“廊坊共识”。

 

二是从随着天津滨海新区开发开放纳入国家战略,科技部和三地政府开始关注和推进京津冀科技合作。2004522日,天津市科委和北京市科委在北京召开京津科技合作座谈会,签署了京津科技合作协议,并于2005年共同研究议定京津科技合作议程。2005年,由北京市科委、天津市科委主导,北京软件促进中心和天津软件行业协会共同负责的“京津软件产业共同体”正式启动。一批像一汽丰田、汉王科技等企业根据自身特点和发展要求,在新干线沿线进行布局。2006年,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通过国家“十一五”规划纲要,明确指出要“推进天津滨海新区的开发开放”,天津滨海新区纳入全国总体发展战略布局。2008年,我国第一条城际高铁——京津城际高铁贯通,民间出现了京津一体化的呼声,京津民间在经济、技术、人才上的交流与合作不断增加。2010年,科技部批准河北省建设“环京津高新技术产业带”。201010月,河北省政府《关于加快河北省环首都经济圈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正式出台。20113月,国家“十二五”规划纲要发布,提出“打造首都经济圈”。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为标志,区域经济合作进入了一个体制变革和制度突破的全新阶段。1992年党的十四大明确提出了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立过程中,民间对京津冀协同发展,包括京津冀科技合作的呼声不断高涨,但囿于财政分灶吃饭体制,这个阶段区域协同仍然以产业、企业合作为主,协同创新仍然处于京津冀三地政府的科技合作交流、组织推动相关研究及省级以下各级政府的自发探索状态,中央和国务院并无实质性的政策措施推动。同时,由于中关村园区和滨海新区纳入国家战略,为发挥和实现各自功能定位和互动发展,京津科技合作率先推进。

 

由于人口红利和改革开放的红利叠加,各地区经历了20多年的共同发展景气期,资源环境问题对发展的制约还不够突出,使得各地不必关注跨区域协同发展与协同创新问题,所以这一阶段经历的时间长,京津冀协同发展与协同创新实质性进展有限。

 

第四阶段:2013年—2018年,京津冀协同发展纳入国家战略布局,京津冀协同创新进入全面布局推进、协同创新共同体建设阶段。

 

一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由京津 “双城记”到进入国家区域协同发展战略布局。2013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天津调研,提出加快京津双城联动,谱写新时期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京津“双城记”。2014226日,缓慢发展并纠结多年的京津冀协同发展问题有了实质性突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将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

 

二是京津冀协同创新共同体建设成为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的重要内容。20136月,天津市科学学研究所研究团队提出建设京津创新共同体、京津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特区的建议。201310月,天津市委召开常委会议提出加快打造京津“双城记”,积极构建京津冀创新共同体。201310月,北京中关村园区管委会、中关村发展集团、天津市科委商定共建中关村—宝坻、中关村—武清、中关村—北辰、中关村—东丽、中关村—开发区五个创新社区。

 

201410月,习近平总书记就提出并高度重视京津冀协同创新共同体建设,对加快京津冀协同创新共同体建设作出重要指示。2015430日,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要求做好北京原始创新、天津研发转化、河北推广应用的衔接,推动形成京津冀协同创新共同体,京津冀协同创新共同体正式纳入《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创新共同体正式从理念向着京津冀协同创新共同体建设战略实施跨出了实质性步伐。

 

20166月国务院批复关于京津冀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方案,要求围绕促进京津冀协同发展,充分发挥北京全国科技创新中心的辐射带动作用,进一步促进京津冀三地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政策链深度融合,建立健全区域创新体系,推动形成京津冀协同创新共同体,打造中国经济发展新的支撑带。

 

三是雄安新区建设作为千年大计得到国内外极大关注。20174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20171018日,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为“牛鼻子”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雄安新区2018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复了《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

 

在党中央直接领导推动下,京津冀协同发展成为国家发展重大战略,京津冀协同创新明确了建设协同创新共同体的发展方向。从中央政府、三地政府以及各种创新主体对推进京津冀协同创新的积极性、主动性空前高涨,改变了京津冀协同创新长期停留在研究层面、概念层面、民间层面、地方层面的不利局面,改变了长期呼声高、难以取得实质性成果的局面,也改变了地方政府各自为政、各有小算盘、只求种好自己一亩三分地的局面。

 

第五阶段:2019年以来,京津冀协同发展进入攻坚克难的新阶段,京津冀协同创新有望迎来更多政策、制度突破和科技创新突破。

 

2019116日至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京津冀考察,主持召开京津冀协同发展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总书记充分肯定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实施以来取得的显著成效。他强调,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一个系统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要做好长期作战的思想准备。过去的5年,京津冀协同发展总体上处于谋思路、打基础、寻突破的阶段,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进入到滚石上山、爬坡过坎、攻坚克难的关键阶段,需要下更大气力推进工作。习近平对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提出了6个方面的具体要求。

 

十九大后在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下,中央调动资源的能力更加强大,以雄安新区为中心的、聚集国内外高端资源的能力将进一步提高,达成预期目标的确定性大,京津冀协同创新共同体建设有望迎来更快更大进展。同时,京津冀创新主体强强联合,可能在共同建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达成实质意义的区域协同创新共同体方面探索新的实践路径。

 

---2---

 

从以上新中国成立70年来京津冀跨区域合作与协同创新回顾,从历史的视角,大致管窥我国跨区域(科技)合作与协同创新的政策演变的过程,并可以得到以下一些启示:

 

一是跨区域科技合作与协同创新是建立在各地方发展基础上的一个渐进历史过程,是交通体系、产业体系、科教体系发展的结果。首先,从无到有的交通体系是跨区域经济合作、科技合作的交往条件,建设形成地区产业体系是跨区域经济、科技合作的物质基础,建立形成科技教育体系是跨区域科技合作的自身人财物基础,因此,依次建立较为完善的交通体系、产业体系、科技教育体系是跨区域经济合作、科技合作与协同创新的前提。其次,跨区域科技合作与协同创新也是各地区经济发展、科技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建立在科技发展具备一定经济与财力基础、产业基础,科技发展的人财物与机构主体基础上的。换言之,从交通体系、经济发展协作、科技合作到协同创新是自然的历史过程。

 

二是创新本身是技术的市场化过程,从科技合作到协同创新是从政府主导到市场主体主导的演变过程。随着市场化不断发展,社会分工细化深化,企业主体竞争加剧,技术创新压力和动力增强,地方政府特别是产学研创新主体谋求联合协同、合作共赢成为新阶段的跨区域发展的内在要求,一些非市场化的跨区域问题如生态保护、污染治理问题也需要解决,跨区域协同创新是经济发展、科技发展到新的水平和市场化发展到更高程度的必然要求。

 

三是国家战略推动对我国跨区域科技合作与协同创新有效发展起着重要作用。受到地方“分灶吃饭”财政体制的制约,我国跨区域科技合作与协同创新要突破各自利益束缚,需要在战略层面加以推动。十八大以来,在习近平总书记的亲自谋划和推动下,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建设、“一带一路”建设并列为新时代三大区域发展战略。党中央对发挥京津冀特别是天津作为国际港口的开放作用和中关村科技园区的创新引领作用十分重视,先后出台滨海新区开发开放、北京中关村自主创新示范区和天津自主创新示范区、天津自贸区、河北雄安新区、河北沿海地区发展规划等重大国家战略与规划,不断为京津冀协同创新注入新的活力和发展动力。

  

  

 

上一条:【关注】历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及其贡献 下一条:【通知】MPAcc会计名家公益大讲堂

关闭